紫扁豆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全球化浪潮下制造业集群

时间:2022-09-21 来源网站:紫扁豆财经网

全球化浪潮下制造业集群

MBA财经:全球化浪潮已至,制造业集群未死 MBAChina 【MBAChina网讯】全球化并没有淘汰制造业集群,但是根据哈佛商学院的最新研究结果,地理位置过于集中的行业必须拥有更多的生存智慧。

哈佛商学院小哈里·菲吉工商管理教席教授加里·皮萨诺(Gary Pisano)和来自威尼斯大学的研究员朱里奥·布丘尼(Giulio Buciuni)于2015年发表了工作论文:《马歇尔的集群能否在全球化环境中生存?》,解答了产业集群何以成败的问题。

为了研究这一课题,皮萨诺教授和布丘尼探究了意大利东北部的4个产业集群。“意大利是一个非常合适的研究对象。由于历史渊源,围绕这些特定地区所分布的产业集群遍及全国。每个区域都与一个特定的产业相关联。“皮萨诺说道。

集群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世纪初期,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便开始在英国研究这一概念,并将其称为工业区。从加州北部的酿酒业到底特律的汽车制造业,制造业集群似乎可以在任何地区、任何行业涌现。同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劳动力,以及一所大学或其他研究机构的地区更容易建立起集群。

近年来,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制造业集群正在消亡,因为地理位置对于企业成功的重要性已经减弱。在当今的全球市场中,想要研发、打造和销售产品,企业拥有多种采购选择。

面对这种“集群消亡论”,皮萨诺教授和布丘尼决定一探究竟。“我认为人们的大致想法没错,既然市场全球化了,那么我们就不再需要产业集群了。”皮萨诺教授说道。“而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不是非黑即白的。”

他们实地研究了4个命运不尽相同的集群。其中,运动鞋和木椅这两个产业集群江河日下,而高端女鞋和家具这两个产业集群不仅存活了下来,而且不断繁荣兴旺。

被研究的两个制鞋产业集群实地距离仅相隔50公里,但是他们的发展却大相径庭。位于蒙泰贝卢纳(Montebelluna)的运动鞋产业集群可追溯至19世纪初期本土工匠制作登山鞋的时候。后来,这个产业集群向滑雪靴和运动鞋生产拓展,并且吸引到诺迪卡(Nordica)和耐克(Nike)等大品牌的投资。

由于生产过程中所雇佣的员工数量庞大,而且大部分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龙头企业们开始纷纷将生产外包给罗马尼亚和中国这样劳动力相对低廉的经济体,将公司的研发和生产业务分离开来。他们研发出了鞋底模具和其他组件,可以运向世界各地。结果,2006年至2012年,本土员工人数下降了15%。

“在某些情况下,你无需毗邻生产基地。滑雪靴的例子便能说明这一点。一旦你制作出了模具,那么靴子就可以在世界各地量产了,”皮萨诺教授说道。

女鞋产业集群同样萌芽于19世纪初期,当时皮鞋生产最早始于布伦塔(Riviera del Brenta)地区。该产业集群在维持本土生产的同时,不断加大对研发和设计的投入。如今,全球90%售价超过500美元的高端女鞋产于该地区。

为何产业集群仍然有效?

集群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龙头企业是否能够扮演好被皮萨诺称之为知识整合商的角色。知识整合商必须植根于本地市场,但同时也需要能够进入全球市场。它是连接两个世界的桥梁,助力该集群保持自身的竞争优势。来自布伦塔地区的公司熟练工人,能够将国际设计师的草图转换成原型模板,从而推动当地供应商持续不断地提升他们的生产能力。

另外两个集群研究对象——位于曼扎诺(Manzano)的木椅产业和位于利文扎(Livenza)的家具产业,也呈现出类似格局。得益于原材料的邻近效应,这两个产业起源于19世纪初期,并同时在上世纪60年代至上世纪90年代间蓬勃发展。上世纪90年代,全世界椅子销量三分之一的产量来自曼扎诺,但时至今日,该产业集群已沦落到濒临停产的窘境。2006年至2012年,该集群的员工总数骤减了44%。不过,其中一家企业通过向下游产业转型,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销售网点和用户体验中心而大获成功,但其余的企业已经逐渐消失。

“那个地区真的是彻底垮了,”皮萨诺教授说道。“他们当时制造的是美观的木椅,但后来市场变了,人们更青睐塑料椅、复合材料椅,以及不同样式的椅子,而他们没有自我改变的能力。”

60公里之外,利文扎的家具产业却一直蒸蒸日上。皮萨诺教授说,两者的区别还是在于是否拥有能够担当知识整合商角色的龙头企业。在这个案例中,该集群的龙头企业是宜家公司(IKEA)在欧洲最大的供应商。该公司研发出一种能够生产瑞典零售业巨头所需要的高质量曲面层压板的工艺,并且不断在制造流程上推陈出新。

“如果你是一家大型家具企业,并不断加大对先进设备的投入,那么你的举动无疑将推动你的本土供应商努力创新,”皮萨诺教授说道。“如果你想继续成为我们的本土供应商,你必须要有能力达到相应的质量以及灵活度。”

皮萨诺教授强调,引领市场是至关重要的。在上述案例中,这帮助了龙头企业将销售额从1997年的2千万欧元提升到了现在的5亿欧元。

“他们主动创新,而非被动为之,”皮萨诺教授说道。

研究的另一个发现是,制造业可以拥有皮萨诺教授所说的“粘性”。

“如今许多人认为,制造业正随着劳动成本的变化而迁移。同时,你将会看到一些乐观报道表示制造业将从中国、台湾等地回归美国,原因是那边的工资将上涨不少,而我们则变得更有效率,”皮萨诺教授说道。“但那是假设了制造业具有高流动性,以偏概全了。”

有时候制造业并不会迁移,因为其工艺技术所需要的供应商或专业技能已经植根于某个区域。皮萨诺教授引用了一个自行车行业案例。当该行业所用材料从钢管变为碳纤维管时,产业集群选择了台湾作为落脚点,因为那里拥有碳纤维制造和模压成型的专业技术。

“就算那里的人工成本上升,你也不可能在其他地方重新建立起这样的专业技术能力,”他说道。

皮萨诺教授表示,贸易协议打开了世界经济的大门,生产要素的成本差异(如,劳动力成本)变得更为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技术含量较低的服装制造业从美国大量流出。“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使它变得有粘性”,他说道。

政府能否创造一个产业集群?

皮萨诺教授对于联邦政府是否能够在美国创造新的产业集群持怀疑态度。他指出,在上世纪70年代,尽管政府竭力反对,生物技术产业依然在哈佛大学的后院异军突起。

产业集群“以有机增长的形式出现,往往伴随着激烈竞争,”皮萨诺教授说道。由政府创建的项目更提倡合作,而非竞争。“所有的集群,甚至是意大利的那些,都具有很强的竞争性。”

皮萨诺教授建议那些集群中的企业高管们扪心自问,他们所处的集群是否充满活力,以及他们的企业如何才能确保未来的成功。

“在当今世界,没有活力、不具创新的产业集群必将消亡,”皮萨诺教授说道。“这是全球化带来的一个挑战。过去的集群是缺乏活力的。”

如果没有创新,更新、更多的创业公司将会在其他任何地区创建一个新的产业集群。一旦集群被侵蚀,它便很难再恢复。

“当它们确实开始江河日下,那么很快便会土崩瓦解,”皮萨诺教授说道。

当企业高管们制定供应链决策时,他们需要明白,这一点比全球化还是属地化更为微妙。“有时候,全球化意味着碎片化,没有任何事物是必须相互靠近的。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全球化意味着你把在一个集群地区所生产的产品供应到全球市场,”皮萨诺教授说道。

皮萨诺教授表示,全球供应链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术语,因为其存在着多种成形的方式。“因此,也会出现许多不同的选择。”

本文编译自哈佛商学院《Globalization Hasn’t Killed the Manufacturing Cluster》,原文作者罗伯塔·贺兰德(Roberta Holland)常驻波士顿。

欢迎广大考生加入2017年管理类联考交流群:413546204 / 346590212 ,MBA提前面试交流群:372924911,关注MBAChina网微信公众号:mbachinaV。

更多MBA财经资讯推荐:

MBA财经:优衣库:改造!从实体店开始

电商唱戏成过去?看马云“帝国版图”延伸何方

精彩推荐:

中国商学院MBA项目认证汇总

全国各院校2017MBA提前面试时间汇总

第五届中国MBA暨管理类专业学位招生论坛

欲了解更多MBA财经资讯请点击:http://www.mbachina.com/html/cjxw/

欧易okex官网

okx下载

欧易app

欧易okex交易所

欧易okex官网下载